如何看待近日外国人在华扰乱防疫秩序?外交部回应


对此,国际奥委会新闻办公室在给澎湃新闻记者的邮件答复中否认了这一说法,“根据《奥利匹克宪章》第32条第3款的规定,奥运会的举办日期由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决定。”

再结合第32条第3款就不难发现,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虽然有权确定奥运会的举办日期,但前提是必须保证这一日期在规定的年份中进行——也就是说,延期也只能推迟到2024年(2020、2024为奥委会官方周期第一年)。

IOC给出的理由是《奥林匹克宪章》第32条第3款中所规定的,即“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日期是由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IOC Executive Board)来决定的。”

其实,对于国际奥委会和日本各方做出的延期决定,绝大多数人还是持肯定的态度。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所说,在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运动员的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世界体坛还对1972年奥运会上的“慕尼黑惨案”还留有记忆。当时面对11名以色列运动员被恐怖分子杀害的气氛下,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布伦戴奇说:“奥运会必须进行下去。”

“最近14天到过哪个国家?”“固定居住地是哪儿?”工作人员牛雨辰详细询问旅客信息,进行登记,并告知疫情防控相关政策,核查有效证件。

酒店将客人集中安排在中间楼层居住,便于酒店管理和开展每日消毒、垃圾处理等防疫保障服务。集中观察点还有会日语、韩语、法语等多种语言的工作人员协助酒店开展服务。此外,还会有专业的医护人员提供健康监测、心理疏导、疾病问诊等健康服务,为集中观察人员身心健康护航。

专班工作人员根据每天旅客数量、登记分流时间、服务保障措施等情况,结合分流流程,逐个环节查找问题漏洞,细化工作方案,打好补丁,确保流程完善严密。通过现场流程三次升级,旅客登记、引导、分流、转送有序进行,在场工作人员忙而不乱,提高了登记分流效率,大大缩短了旅客等待时间,秩序井然。

这也难怪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际奥委会在与日本签订的合约中要求,东京奥运会需要在2020年内举办,理论上的延期也只能在今年12月底前进行。

朝阳区专班工作人员正对入境人员进行分流登记。朝阳区信访办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