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违规调入仔猪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警方介入调查


对于想在硅谷或者其他科技企业里寻找工作岗位的应届毕业生来说,求职的难度同样大了不少。“我们是最难的一届,因为很多公司都不招应届生了。”申涵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发放offer后变卦、职位取消等情况也屡屡发生,“大家现在找工作都找得很不舒服。”

而位于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确诊病例高达9191例,仅次于东海岸的纽约州和新泽西州。

疫情中的APPLE park,几乎不再有人出入,十分冷清。

在斯坦福医院,高烧不退的韩昭经历了误诊、再次就诊之后,才最终被诊断为支原体肺炎。经历了这一番“乌龙”的韩昭,他对当地医疗机构的信任也就此打了折扣。他告诉新京报记者,面对新冠肺炎病毒,“他们的准备是不充分的”。

在这段特殊时期里,每天上班时,包鸣唯一能看到密集人流的,就是需要开车排队测体温的大门口了。一进到办公区,“人口密度立马就下来了”。平常园区里会有很多人在路上散步或者跑步,现在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做保洁的人。员工也不会到处溜达,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去下食堂。一开始食堂也推出了一些措施避免员工的聚集和接触,到后来索性不开了。

谈起硅谷“战疫”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宁舟透露“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据他介绍,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基本就是“国内打上半场,海外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全场挨打)。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甚至担心会被裁员。

疫情影响之下,谷歌全员办公前的场景。

科技互联网公司平时就比较灵活的特点使得远程办公并不会成为一个难题。在亚马逊硅谷办公区上班的陈钟表示,亚马逊平时就会让员工每周在家办公一天,这在硅谷的科技企业尤其是大公司中非常普遍,一来可以减轻本地交通压力,二来也方便员工处理家事。不少企业也都为员工添置设备、搭建工作条件提供了数百美元不等的补贴或报销额度。

从成都到广州,从广州到卡塔尔,从卡塔尔到费城,从费城再到旧金山——为了赶在入境禁令生效前赶回美国,肖雷在40多小时的旅程里几乎绕了地球一圈。“要是我不回来的话,工作可能就会丢了。”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回去之后,肖雷按照公司的要求进行了隔离。隔离还没结束,美国的疫情就暴发了,入境禁令至今也没有解除。

全面在家办公 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不分明 网络故障率提高